<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

  • 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長生路行 > 第七百零七章 先行一步
        ()  那條不過數寸長的烏蛇立起身來,分叉的蛇信在空中吞吐伸縮不定,蛇身上的烏光越發透亮。

        見此,這黃臉大漢神色是越發地驚喜了起來,但這隨著烏蛇渾身變得透明,以致到了可以以肉眼看清內臟還有骨頭的程度以后,這人面色也慢慢變得凝重了起來。

        “我這條無磷烏蛇異獸頗為神異,它對極陰之物的敏感,連我們這些金丹修士也無法與之相比,以它這般變化,那在這鬼蜮之中十有八九是有極陰寶物出現,但是你們也清楚,眼前這種情況而言,這件極陰寶物附近極有鬼妖出沒,而且還是堪比你我存在的鬼妖。若是再算上這已形成的鬼蜮地利,這鬼妖威勢更勝,絕非我們單打獨斗能勝過的。謝道友,你既然提前叫上我們幾人,那應該是極為肯定黎山之中一定有古修士洞府,也明白其中的兇險,F在都到了這時候,我們大家不如都坦誠一點!秉S臉大漢沉聲說道。

        這在場的四人都是活了幾百的年的金丹修士,自然明白在區區三個月內就能形成這般規模的鬼蜮,實在是反常得很,通常越是古怪的地方,那就越發地危險。

        寶物雖然難得,但是總得有命去用。世俗高官顯宦尚有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之說,他們這些金丹真人論身份,可要貴重得多。

        “吳道友放心便是,如今鬼蜮發生如此變故,我等幾人自然應該同心協力。不過齊道友還有韓道友你們覺得呢?”江若流不急不緩地說道。

        聞言,萬劍門的齊姓修士連聲道是,那位陰柔男子也頷首點頭,細聲道了一句:“這是自然!

        見此,江若流也不再遲疑,她一翻手,微微白光一閃,手中便多出了一塊折起來的發黃獸皮,繼而朝前一送,手中的獸皮立馬輕飄飄地凌空而起,飛至黃臉大漢面前。

        只不過那大漢并未用手直接去接,而是神念御物,將這張獸皮攤展開來。

        這獸皮一展開以后,圖上就幽光浮動,化為一幅頗為精致的地圖,山川河流一一顯化。

        其中一處正與那鬼蜮之中的屏宛山、黎峰極為相似,只是少了那關隘城墻。

        待光華斂去之后,圖上則有十余行文字出現,那陰柔男子湊了過來,與黃臉大漢一齊,將文章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直至最后的落款處,寫著‘元黎真人’這一名號。

        “謝道友,這位元黎道友你可曾有打聽過?”陰柔男子問道。

        不過江若流還未出聲,那位萬劍門的齊姓修士便搶先說道:

        “韓道友,這位元黎真人我曾向紅月樓那邊打聽過,如今南州之中并無此人,倒是千余年前有位金丹后期的散修,自號元黎,而且此人乃是以人身逆習鬼修之法。眼前這處黎山極有可能是那人曾經的洞府,說不定還是最后的坐化之地。只是傳聞這位元黎道友,座下有幾頭邪鬼,無孔不入,便是你我這樣與之同階的修士,一不小心也會在不知不覺之間被侵入神魂之中,最是難防范。此行我們還得依仗黃道友的這株能辟邪御鬼帝休木才行!

        “那既然如此,有你們三人也就夠了,何必多叫上我一人?”陰柔男子反問了一聲。

        “聽齊道友說韓道友陣法造詣高絕,有你在他才放心,不然萬一遇到什么棘手的陣法,那我們就束手無策了!苯袅髡f道。

        “正是正是,韓道友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那是讓我自愧不如!饼R姓修士說道。

        而就在這四人相互恭維的時候,在離他們十余里外的一座小山丘上,一位儒衫中年修士突兀地出現。

        張世平面容上的骨肉微微移位,數息過后才顯露出真容來,緊接著一縷紅光他眉間的那道紅痕閃過,一只豎眼赫然張開來。

        隨著他動用其破邪法目,這只豎眼眼眶之中金光流轉,最后全然匯聚在眼中,眼瞳化為淡金之色。

        張世平凝望了前方好一會兒,這才悠悠說道:“怨鬼、行尸,陰煞凝結成的鬼蜮,這氣象看起來還真像是那么一回事!此地若是動靜再大一些,那么歡陰宗的華**友也該來了吧,最不濟也應該派幾個金丹過來,早點處理掉這處鬼蜮,不然要是當真讓里面的鬼物成了氣候,那可就難辦了。還是說她被禹行派去做其他事情了,連宗門境內的事情也沒工夫管了?”

        說完以后,張世平在腰間的御獸袋上一抹,喚出幾只比磨盤略小一些的幻鬼蝗,將一縷神魂附著在其中一只身上,這才驅使著這些靈蟲進入了鬼蜮之中。

        其實對于鬼蜮,白奇才是更好的選擇。畢竟這頭小老虎體內流著上古異獸窮奇的血脈,有御魑控魅的天賦神通,而且虎妖本就擅長吞魂,御使倀鬼。

        不過窮奇如今還未成大妖,神通威力還只是一般而已。若是進去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他心痛不說,也辜負了陳惟方這位昔日同門囑托之情。

        在幻鬼蝗進入鬼蜮以后,張世平便隨意在山丘上尋了一方山石坐下,依靠著林木樹干,閉上了雙眼,安然地等待著。

        而他那一縷神魂所依附幻鬼蝗,進入鬼蜮后,當即躍跳迅疾朝著那怨鬼、行尸匯聚之地泥黎關而去。

        直至過了兩三個時辰以后,張世平才睜開了雙眼,起身看著黎山方向,面露疑色地說道:“此地竟有幾分太陰煉形的地勢?不過怎么一個好好的妙法,卻被弄成這般模樣,布下此法之人莫不是將這門太陰煉形之法,理解成尋常的煉尸法門?”

        張世平思索了片刻以后,他收斂起自身的氣息,而后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親身進入到鬼蜮之中。

        那些毫無靈智的行尸,還有依照本能行事的怨鬼,自然無法察覺到一位元嬰修士的蹤跡。

        在江若流四人還在觀望著,想看其他修士進入鬼蜮以后,到底有沒有危險發生的時候,一位元嬰修士就已經飛快地朝著黎山而去。

        很快張世平便越過了幾十里的距離,來到泥黎關那殘破的城墻之下,靜靜地望著上空盤旋的怨鬼,而地上如海潮般的行尸,視若無睹地從他身邊走過,好似這個人就不存在一般。
    大爆乳双腿张开自慰喷水

    <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