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

  •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踏星 > 正文 第三千兩百九十五章 恢復
        ()  洛神的話,陸隱信嗎?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愛與不愛,又有什么意義呢?白無神是永恒族七神天之一,掌握“永生”名單,一手策劃了無數人背叛,為人類造成了太大太大的損失,如果說王小雨的背叛,讓她成為第五大陸有史以來最大的紅背,那么白無神,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想鏟除的強敵。

        她的威脅不在于實力,而在于無孔不入的誘惑,在于那對人類最深層次的滲透,破壞。

        這樣的存在,陸隱沒有理由放過。

        心臟處星空籠罩,白無神的序列規則根本無法施展,她做的一切分毫畢現,難以逃過陸隱雙眼。

        陸隱可以隨時出手解決她,但,不知為何,總有一種下不了手的感覺。

        是因為白無神愛他?還是因為,白無神對他的愛,來自明嫣?

        對白無神出手,就如同對嫣兒出手一般。

        洛神看著陸隱雙目,捋了捋秀發:“從你眼里,我又看到了明嫣,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取代明嫣,但我也會讓你忘不了!

        說著,她一掌打向陸隱,白山白水祖世界朝著陸隱洶涌而去,可以融化萬物,實則為微觀狀態的攻擊,來自白無神祖世界的生靈。

        陸隱眼前,土壤出現,化為長槍刺出。

        一槍刺穿白山白水,在陸隱驚愕的目光下刺穿洛神身體。

        洛神咳血,穿透長槍朝著陸隱而來,抬手,一掌打落。

        陸隱身前,恐怖的力量流轉,那是無限祖世界,如同星象在陸隱心臟處星空呼嘯,洛神被這股力量震退,不斷咳血,卻不放棄,依然朝著陸隱沖來。

        堂堂七神天,曾經讓陸隱仰望的高手,如今卻這么不堪一擊。

        陸隱追殺永恒族骨舟,在骨舟之內屠盡三擎六昊,一個個都那么不堪一擊。

        僅僅狂暴的力量之風就將白無神打的千瘡百孔。

        白無神雙瞳赤紅,體內神力沸騰,身體陡然消失,化為肉眼看不到的微觀狀態。

        陸隱隨手一揮,恐怖的力量幾乎打出初始宇宙,白無神這種微觀狀態根本無法隱藏,狠狠跌落了下來,身體四分五裂,最終破碎。

        洛神的身體本就應該破碎,在太古城戰場就沒了,這具身體不過是白無神以意識幻化而出。

        陸隱皺眉,對啊,洛神的身體應該沒了才對,為什么白無神還會以洛神的身體出現?意識不拘泥于任何一具身體。

        昔祖也是,當然,也可能是他們習慣了那具身體。

        他看向地面,血,是假的,意識沒有鮮血。

        “意識宇宙的生靈有兩種,一種是主動化為某種意識形態,一種,以看到意識的生物思想為引,化為那個生物覺得應該看到的某種形態,陸大哥,你認為白無神是洛神,所以看到的就是洛神!彼坪踉跒殛戨[解惑,白無神道。

        陸隱明白了,太古城戰場的洛神是真的身體,而眼前的洛神,是意識幻化而出,原因在于自己。

        如果自己認為這個意識應該是其它生物,那出現的就會是其它生物。

        意識蕩起漣漪,距離陸隱不遠。

        “陸大哥,你會殺我嗎?”白無神聲音響起。

        陸隱心情復雜:“會!

        “會難受嗎?”

        陸隱緩緩握拳,看著前方的漣漪,腦中出現洛神的一顰一笑,當初那個跟在自己身邊,口口聲聲喊自己陸大哥的女子,那個為自己擋了一擊的女子,那個付出情感,不求回報的女子,她的愛,是真的吧!

        陸隱寧愿洛神的愛不是真的。

        “難受,惋惜,永遠取代不了最深的烙印,陸大哥,我不要你難受,但我要你永遠記得我,永遠永遠!闭f完,漣漪朝著陸隱沖去,在接近陸隱的一刻,磅礴的意識散去,如一陣狂風,涌入陸隱心臟處星空的意識星球內。

        陸隱下意識想阻止,但卻沒有,他本就要解決白無神,而今,不需要他出手了。

        意識星球是陸隱的力量,當初因為搖骰子六點被唯一真神追到,導致意識星球至今都沒有完全恢復,而今隨著白無神磅礴的意識涌入,這顆星球徹底恢復正常。

        墟盡的意識是修煉而來,而白無神,本就是意識生命。

        這讓意識星球不僅僅是恢復那么簡單,而是出現了生機,帶著神韻,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就好像體內多了一個祖世界一般。

        陸隱怔怔望著意識星球,久久無言。

        對白無神,可以恨,也可以憐,她令自己差點與明嫣分開,而她自己明明不屬于人類,卻體會到了人類的情感,將這份愛意給了自己,這不應該是意識生命承受的。

        唯有人類自身才知道情感之苦有多痛。

        欠你一命,到底什么時候欠你一命?白無神犧牲了她自身的意識生命,讓陸隱的意識星球蛻變,同時還有欠她一命的話,徹底讓陸隱記住了她,陸隱知道,自己這輩子都忘不掉白無神。

        荒蕪的星球,只剩陸隱一人。

        陸隱在原地待了很久才離去。

        回到冰靈族,他向冰主提出要帶走冰心,當然,他也會提升一枚冰心留給冰靈族。

        冰主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們冰靈族只需要一枚冰心即可,以前沒這么做是因為白清也在這,陸隱不可能把白清帶去天上宗,江峰也不允許,而今只剩明嫣一人,又發生這種事,陸隱不得不做。

        冰靈族太不安全了。

        將冰心帶去天上宗后,陸隱望著冰心出神。

        對于白無神來說,明嫣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人,竟然沒有完全被意識影響,她對自己的愛真的太純粹了,自己,是她的唯一,她何嘗不是自己的唯一?

        陸隱很想幫明嫣恢復,但大敵在側,恢復了又能如何?他真保護的了明嫣嗎?陸隱自己都沒有信心。

        苦笑搖頭:“等我,我能從地球走出來,走到這一步,沒什么能難倒我,嫣兒,我會讓你恢復的,在一個安全,和平的環境里!

        走出安置冰心的地方,陸隱忽然想起了比容,他有把握恢復明嫣,明嫣缺失的生機,他可以彌補,那,比容呢?

        陸隱取出比容尸身,望著這具身體。

        這具身體得自葬園,他不知道比容為什么會出現在葬園,在符文科技遺址旁,當初必然發生了什么,但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如果能恢復比容的實力,人類等于又增加一個高手。

        不斷嘗試,陸隱想要幫比容恢復,但都失敗了。

        比容與明嫣不同,明嫣失去的是生機,比容失去的,是自我意識。

        等于說比容真的只剩下肉體,失去了靈魂。

        陸隱收起比容的身體,如果未來能有意識進駐,或許可以將比容的身體利用起來。

        可惜了,這么一個強者徹底死亡。

        太古城地底,木先生將發生的事告訴了始祖。

        始祖瞪大眼睛:“命數出現了?”

        木先生嘆息:“出現了,你也沒必要隱藏了,那位青草大師應該去了外方宇宙,叫靈化宇宙吧!

        始祖情緒低沉:“大強通過始祖經義將那個人樣貌傳出的時候我就知道!

        “對了,你要找的答案應該找到了!

        始祖驚訝:“答案?”

        木先生將關于因果鏈的推測告訴了始祖,始祖沉默片刻,身體動了一下,與此同時,葬園震動。

        葬園里面有當初進入沒有出去的人建立的城市,而今那些人大多離去,卻依然有部分人在城市內,想要留在葬園修煉。

        隨著葬園震動,城市內的人連忙走出,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黃泉海掀起波濤,守陵人與四大死人團團長以及原本歸屬于葬園,參與太古城一戰還活下來的修煉者同時走出,仰望葬園。

        葬園忽然縮小,一只手突兀平移,自葬園內而出,朝著太古城地底飛去。

        始空間樹之星空,王家大陸震動,一個個修煉者急忙走出,神色驚異。

        同樣的,一只手平移出王家大陸,轉瞬消失,原地,王家大陸的外殼依然還在,而內部的黃泉水同樣存在。

        始祖站起身,兩只手與身體相連,恢復,強悍的氣勢掃蕩虛空,令太古城震動,也震動了序列之弦。

        陸隱站在天上宗內,抬頭望著虛空,只見空間蕩起漣漪,那是序列之弦在震動,始祖,恢復了。

        他一步踏出,前往太古城。

        葬園與王家大陸都保留著外殼,只是內部始祖的手消失,就連黃泉都還在。

        始祖伸展胳膊,握了握拳頭:“回來了,這么久沒用手真有點不習慣!

        紅顏梅比斯他們高興,始祖終于恢復了,哪怕面對永生境強敵,他們都有信心。

        只見始祖一把抓住無盡序列之弦,張嘴,發出長嘯,聲音傳遍無數平行時空,引得無數人看向天穹,看不到聲音來自何方。

        始祖口咬序列之弦無數年,如今終于解脫。

        “老木,輪到你了,你來壓著!笔甲婵聪蚰鞠壬笮Φ。

        木先生難得笑了:“與我無關!

        始祖翻白眼:“真是冷漠啊!

        陸隱到來,看到始祖恢復,高興:“始祖,還你初塵!

        額頭,六粒初塵朝著始祖飛去,轉瞬沒入始祖體內。

        感謝兄弟們支持,加更奉上,謝謝!
    大爆乳双腿张开自慰喷水

    <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