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

  •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溫柔深處是危情顧南舒 > 第1609章 小小年紀,嘴巴怎么這么毒
        ()  蘇城一號。

        謝回驅車直往車庫的方向,卻被陸景琛突然叫。骸暗鹊!

        “恩?”

        謝回有些詫異。

        陸景琛回眸看了一眼車后座的臻臻和惜惜,吩咐道:“你先帶臻臻和惜惜上去,我去亭子那邊走一走!

        陸景琛的工作很忙,平時鮮少有時間散步的,就算要鍛煉健身,大多時候也是在老宅的健身房里解決的。

        蘇城一號是婚房,早前他雖然經常在這邊過夜,但很少獨自在小區里走動。

        除非太太想逛一逛后面的園子,他才會陪著。

        “您的身體……”

        謝回有些擔心。

        “就走兩步路,不礙事!

        陸景琛說著,已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徑直下了車。

        “粑粑……”

        惜惜想要跟著,卻被一旁的臻臻拉住了,“你不是說這里是我麻麻以前的家嗎?你帶我上去看看,我要看到我麻麻的照片,我才會相信——”

        惜惜白了他一眼,乖乖坐回了座位。

        ……

        小區東南角的亭子旁有一排郵箱。

        但這個年代,大部分人都是用手機通訊的,鮮少有人寫信,所以這一排郵箱也就成了擺設。

        每家每戶的小盒子里都被塞滿了廣告、傳單以及水電費的回單。

        陸景琛找到1208,從一疊厚厚的“廢紙”中,果真翻出了一封來自北城的信。

        信封上只有收件人的地址和電話,寄件人那一欄是空的。

        陸景琛的手指微顫了一下,旋即拆開。

        信封里除了一張銀行卡,什么都沒有。

        他的唇角露出一絲苦笑。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一年前父親給她的銀行卡。

        她分文未取,直接就寄回來了。

        也難怪他讓謝回查了那么久,盯了這張卡那么久,愣是沒追蹤到她的一丁點兒信息。

        ……

        蘇城一號還是原來的樣子,但許久沒有住人的緣故,家具都落了灰。

        趁著陸景琛在樓下“散步”的空擋,謝回叫了阿姨過來打掃。

        惜惜則直接領著臻臻去了主臥,然后指著床頭的婚紗照道:“看到了嗎?你麻麻和我粑粑!”

        拍那張婚紗照的時候,顧南舒心如止水,所以照片上的兩個人都在笑,卻貌合神離。

        臻臻扯了扯嘴角:“我懷疑這是PS的!

        “我粑粑是閑得發慌,才會P一張婚紗照,擺在家里!毕ПП鄱,“再說了,就算是PS的,也得有八年前的照片才行!你都沒有的東西,我粑粑卻有,還不能說明他們兩個的關系嗎?”

        臻臻其實早就信了,只是不甘心罷了。

        “是不是一定要拉著你和我粑粑去做親子鑒定,你才會相信你是我親哥哥?”

        惜惜擺了擺手,“如果是的話,那咱們就出去找謝叔叔。切你一個手指頭,加我的一根頭發,送到醫院做個加急單,明天也就出結果了!”

        “切你的手指頭吧?”

        臻臻有些嫌棄地掃了一眼惜惜,“小小年紀,嘴巴怎么這么毒。當我的妹妹,要溫柔!

        惜惜懶得理他,自顧自地翻出抽屜里的相冊來,走到他面前晃晃,故意吊他:“我的好哥哥,這里面有你麻麻很多很多很多的照片,你想不想看?”
    大爆乳双腿张开自慰喷水

    <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