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

  • 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MC的異域領主生涯 > 正文卷 第二十章 露底
        ()  除了一只只綠色的怪物之外,戴著各種帽子的小白們也被驅趕了出來,他們順著水流一路往上行走。

        這些白色骷髏一般的怪物也被眾多獸人們識別了出來,但是他們臉上就沒有多少恐懼了,比起那些行走之中會爆炸,還會給他們造成巨大損傷的綠色怪物,這些行走的骷髏簡直就像是一只只的小可愛。

        畢竟每一位獸人都聽過亡靈法師的傳說,也見過一些被亡靈魔法催生出來的古怪亡靈生物,這種生物對于他們來說可能更多的只是一種來自于生活之中的添頭,而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特殊生物。

        這要是在現實世界,碰到會移動的骨頭架子,估計每個人都會嚇一大跳,純粹的物理法則,不會允許他們相信有骨頭架子能夠在這個世界上活著。

        可是在這樣一個魔幻的世界中,比起那些稀奇古怪的神靈,各式各樣的法師,以及肉體力量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戰士們來說,孱弱不堪而且非常脆弱的骷髏們,反倒是大部分人生活中的調劑。

        然后他們就遭受到了自己有史以來最為驚訝的恐懼,比起那些尚且能夠被自身的攻擊或者魔法擊退的僵尸,這些恐怖的骷髏們擁有著最為離譜的躲閃幾率。

        對于獸人們射出來的弓箭,他們大部分都處于真正無視的狀態,當然也可以說,部分的工具都從他們的骨骼下方逃脫了,也根本沒有多少進入他們的身上,也就自然不會造成多大的危害。

        可是當小白的弓箭射擊到他們身上的時候,就完全不是這樣了。

        這些能夠穿山裂石的弓箭射擊到獸人身上打擊出了一個又一個恐怖的穿透傷害,有時甚至是兩個三個,乃至于這4個獸人,被一只弓箭穿透到一起,然后直接定死在地上。

        至于僵尸們在平時的攻擊中,在步步的后退,可依舊沒有打出什么令人欣慰的戰斗效果來,所以直到僵尸的涌動到獸人們面前的時候,他們才理解這些憨憨的家伙,究竟恐懼在哪里。

        這些家伙,在每個人身上的攻擊都附帶著特殊的恐怖傷害,所有受到攻擊的獸人都開始轉化并且變得更加恐怖,他們甚至在轉化到一半之后,開始攻擊起自己的同類來。

        比起其他的攻擊來說,這樣的一種攻擊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致命打擊。

        大部分的獸人們,實際上都沒能夠來到自己想要前往的人物面前,他們渴望的是一張張驚恐的面容,一道到恐懼的目光和一灘灘軟弱的爛泥。

        而不是一道道莫名其妙的防線,還沒有開始戰斗就已經崩潰的眾人,以及一只只詭異的怪物。

        特別是當他們的軍隊沖向那只綠色的怪物,然后在對方的眼中爆成一團血霧的時候,所有獸人的不滿幾乎在這一刻到達了巔峰。

        獸人士兵們開始拿起自己的武器沖向這些怪物,他們實在是無法忍受這種憋屈了,明明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只能夠看到一個個城墻上的虛影。

        可是他們的部隊就在這時已經損兵折將了,傳奇還沒有辦法在眾多其他傳奇的阻攔之下侵入城墻,就發現他們的士氣在這個時候陡然間崩潰了一半。

        而在那些受傷的獸人士兵緩緩的扭動自己的頭顱,用那暴露的青筋和恐怖的目光盯著自己的同伴,并且開始瘋狂的朝著他們撕咬的時候,戰爭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已經宣告結束了。

        當然不是總體戰爭的結束,而是前線所有的獸人士兵都已經瀕臨崩潰,他們只能夠強行把這一批人換下來,然后從后備隊中再度抽出另外一批人來。

        此時的獸人族大祭司也知道自己不能夠再遲滯了,時間就是這么被拖延沒了的,天空中那傳奇的天命越來越顯眼,這意味著這場傳承到來的時間將會越來越快。

        這要是不再快一點,等到其他的傳奇們入場了,這里可就由不得他了。

        所以很快的,獸人大祭司就當即開始了自己的行動,他看著那些在眾人的攻擊中絲毫不動,甚至還用自己的攻擊,將獸人族的軍隊攪得七歪八扭的怪物們,也終于是下了狠心。

        他們已經發現了,只有少量的法術攻擊才能夠對怪物造成傷害,他們并不受物理傷害,但是卻可以受到元素或者其他特質傷害的影響。

        這實際上也是因為MC原本怪物的特性,他們本身就不是真正的怪物,而是一些世界的生命體,物理攻擊來自于世界,本身根本不會造成任何影響,也就只有魔法這種,獨屬于被一位魔法師的自身內心的攻擊才能夠奏效。

        用特殊的說法來說就是,只有唯心的攻擊才能夠奏效,因為只有帶有惡意的攻擊才能夠消除世界本身產生的怪物,除非是規則對沖。

        恐怖的魔法火焰從他手掌中撒下,就好像撒下了一片片的雨滴一般,照耀在每一個怪物身上,并且在他們身上燃起了不可磨滅的火焰。

        這些火焰帶有獸人大祭司的精神,讓小白和骷髏們在火焰中永生,他們射出的箭矢和打出了攻擊,甚至都帶出了火焰的效果,給獸人族造成了更大的傷亡,不過好消息是,他們終究還是滅絕掉了這些怪物。

        不過那些被轉化的同類也沒能幸免,所有的獸人怪物都在這樣一句大火之下化為了灰燼,這在他們眼中不但抵消了感染的風險,同樣也讓士氣崩潰降到了最低。

        可是在周仁眼中這才是最大的殺招,的確是阻止了獸人們的氣勢逐漸崩潰,可是所有沒有受傷的獸人也許都會這么想,受傷的獸人被他們直接抹消掉,如果受人們在后面的戰爭中又一次碰到這些怪物,并且受了傷,是不是也會被毫不猶豫的抹除?

        有了這種想法的時候,獸人們難道還會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努力作戰嗎?

        周仁微笑,他等的就是這個時間,在轟鳴的大火陡然間消失,眾多的獸人傳奇們飛射而出,將天空中8位傳奇死死圍住,銀龍安娜也不得不變換出了自己的體型,即便沒有到達傳奇,她也可以硬扛兩個傳奇的傷害。

        周仁搖頭,將銀龍小姐姐的身形由巨大重新拉回來,“他們已經夠用了,不需要你再來參戰!”他話音剛落,就看見幾位傳奇紛紛掏出了自己的裝備,他們取出了附魔書,穿上了新的鎧甲,拿起了奇形怪狀的武器,有的甚至還帶上了一個把面容全部遮蔽起來了的頭盔。

        沒錯,說的就是你武僧蓋諾!周仁看了他一眼,這位武僧甚至已經囂張到將整個腦袋全部都用頭盔包起來,渾身上下包裹在由秘銀和艾德曼合金交織而成的盔甲中。

        其他的盔甲主要是沒錢升級,要不然他就連身上的胸甲和腿甲都要全部都變成艾德曼合金,不過這樣也足夠了,這種防御力即便是讓墨薩轟擊,都要轟上小半個時辰。

        這還是讓這位巫妖全力出擊,將能夠硬剛普通下位神靈的法術全部拿出來,并且利用他剛剛得到的那柄法杖,進行無限制的轟擊,才可以做到。

        而這樣的修復也不過只需要一點點的經驗值,就能夠全部修復完成,武僧蓋諾為了自己的裝備和未來的一些裝備,可是做了好多的準備。

        整個領地到處都能夠看到他在打工的聲音,不管是修建城墻搬運物資,還是訓練人員到以及清楚怪物,這位武僧連自己的寺廟都很少回去,拼命的干著各種各樣的活計,甚至就連市場的建成都有著他的一份力。

        不過因為傳奇強者一旦不要臉來搶活的話,造成的效果也非常的喜人,他成功的在一個月內給自己和自己的徒弟們都打造了一套裝備各式各樣的附魔經驗,也早就搞了起來,甚至還用自己的經驗值搞了點硬幣進行販賣。

        沒錯,那些各種地方的,人們已經開始選擇利用自身的產物來換取硬幣了,而硬幣也可以用價值比較低的黃金或者其他的金屬來進行轉化,合成方式都明明白白的寫在財富女神教會門口。

        所有人都不覺得這有什么問題,畢竟這種能力也是周仁所提供的,也就只有他領地中的居民擁有這種可以把金屬轉化為貨幣的能力,以后將貨幣傳播到其他區域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夠重新再來。

        話重新說回來,在武僧蓋諾展示自己軀殼的時候,對面那幾只獸人似乎也有點忍不了了,他們能夠判斷出來面前這位武僧可能只比他們強上一點而已。

        平時這一點在肉搏的戰斗中足以致命,畢竟對于武僧來說,只要有一點漏洞,他就可以將你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但是他們現在的人數是2.5倍,平均2~3個人就可以圍毆一個人,更何況墨薩一人就被獸人大祭司所攔住,他的徒弟山德魯也被一位傳奇法師所阻擋,現在是18對6!

        這兩個傳奇法師是領地擺在明面上的傳奇勢力,所以獸人針對的也非常明顯,他們直接選了兩位雷電薩滿來對抗,如果傳奇法師想要召喚他們的傳奇生物,無論是骷髏王還是骨龍,都會直接受到傳奇雷電法術的反制,乃至于自身受傷。

        而大祭司本身就是雷電薩滿和雷電祭司還擁有著雙重雷電的功效,對抗這位和他同等級的巫妖自然是手到擒來,他又不是那冥界傳聞之中的巫妖王,畢竟就在那位死者之神退位的時候,所有的污妖王都因此而銷聲匿跡。

        就連那位隱藏在幽暗地域的主腦巫妖伊奧勒姆,也從來沒想過去追逐這樣一個名號,也不知道是畏懼那位遠古死神的名頭,還只是單純的沒有興趣。

        周仁目光微微閃爍,這群人為了對付自己還真的是下了血本,現在領地上的剩下6位傳奇就要硬扛面前的18位傳奇了,平均一人三個,不過他們臉上也沒有絲毫的畏懼。

        這18位傳奇很是雞賊,他們直接沖到了前面的場地上,一通狂轟亂炸,把場地上所有任何有可能的陷阱全部都清除掉,而且還鋪平了道路。

        冰與火的交織,讓熔巖般的石頭凝聚,并且將道路直接延伸到了城墻下,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就是獸人大軍的進攻了!

        這種生成的攻擊的確是讓城墻上的人們恐慌了一陣,但是天空中的幾位傳奇強者們卻紛紛取出了他們的道具,各式各樣的散發著靈性,光芒的弓箭,各種擁有特殊能力的附魔書,以及他們身上穿著的、由他們自身的錢財所打造出來的特殊裝備。

        三位精靈族的傳奇強者中,兩位德魯伊早早的已經變身,一個變成了一只巨大的樹妖,另外一個則變成了一只恐怖的獵鷹,他們身上的鎧甲也隨著他們的變形開始轉換,非常無縫的切換到了其中,甚至兩個人手中都還捏著一副法杖。

        雖然異獸形態不太方便施法,但是這種瞬發法術的法杖實在是太好用了一點,兩位德魯伊都沒有忍住,全部都花錢去購買了。

        至于另外那位精靈,也就是周人所收服的精靈游俠西摩,身上的裝備可就豪華的多了兩把,長弓在手上面,擁有著特殊的弓箭以及特制的藥水痕跡。

        他也毫不猶豫的直接喝上一瓶力量的藥水,然后手中的長弓發出了特殊的煎熬,就這樣一箭直接把場面上一條線上的獸人全部清空。

        人家做初一他就做15,很正常的事情,既然對方將他們的所有陷阱都破壞的差不多,禮尚往來,破壞一只獸人部隊,應該沒有什么問題吧?

        另外三位傳奇強者就乏善可陳了,三個人都隱藏在厚厚的盔甲中,除了蕈人王那10米高的軀體,有些出戲之外,三個人的戰斗準備也全部都已經就緒。

        周仁默默的說道,“吉姆,你在這里看好了,拿好你的武器,一旦有人不支,你就上去替換他們的位置!”

        他身邊那滿身白光的骷髏默默的點了點頭,而他身后,幾位剛從地下世界到來的強者們也握住了手里的武器,卻并沒有多說什么。

        底牌他還有很多,今天可以好好的和獸人們玩一玩。
    大爆乳双腿张开自慰喷水

    <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