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

  •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成為虛空行者從火影開始 > 正文卷 013,加入木葉第一步
        ()  第三次忍界大戰全面爆發的時間是木葉48年-木葉50年。

        在此之前,雖然也屬于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時間段,但更多的是局部戰爭和上一次忍界大戰殘留下來的矛盾。

        而不得不說,48-50年期間,全面爆發的戰爭也代表了這是最混亂的幾年。

        有多混亂呢?

        首先,木葉在這短短幾年期間,與四個村子先后交戰——真·以一敵四不說,團藏還趁機去雨之國與山椒魚半藏聯合搞事,逼死了彌彥。

        與此同時,巖隱村也是狼人,他們先是在雨之國干涉砂隱村和木葉村的戰爭,強行讓局勢變成了三方混戰后,又突然趁云隱村跟木葉兩敗俱傷之際,發動一萬忍者圍堵三代雷影——在這期間,波風水門的金色閃光之名開始響徹忍界。

        你方唱罷我登臺,群魔亂舞,多方大混戰!

        每個忍村都在各自為戰,在這期間,就連閉關鎖國的霧隱村一看忍界這么熱鬧,也坐不住了,在宇智波斑的有心影響下,霧隱村先是派出霧隱七人眾進行瘋狂暗殺,充當攪屎棍——這導致后續事件邁特戴手撕霧隱七人眾的發生,徹底證明了自己。

        而也是同樣在此期間,也發生了巖忍村突襲木葉的神無毗橋之戰——霧隱的三尾自爆計劃。

        五個忍村的大混戰不但讓整個忍界風起云涌,小村苦不堪言以外,更多的也是再一次消耗了大量的忍者,讓忍村基數過萬的數量再一次急劇下滑到了五六千的范圍,急需要休養生息。

        而木葉,由于坐擁最富饒的中部地區,甚至一度被四個忍村同時攻擊,打到了家門口(桔梗山之戰)。

        在這兩年戰爭結束,僅僅又過了一年,便是九尾戰役,四代火影犧牲!

        可以說,這幾年是整個火影世界在進入劇情之前,最危險的時期了。

        ……

        烏鴉說,他的穿越并非是一次性的,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在它的第一次的刺激下,忽然大幅度提升的天賦會從無數虛空節點中選擇火影世界,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天賦牽扯到了更復雜的高維時間和空間概念,烏雪揚暫時無法主動取消。

        就好像烏雪揚在被烏鴉拯救的時候,在原有基礎的行者能力上,提前獲得了一個60級的畢業技能,他可以很輕松的自由使用,但這個技能規則,卻無法隨意更改。

        對于這種說法,烏雪揚保持了沉默和懷疑。

        一個無法取消一直都會發動的規則性效果,如果不是烏鴉否認,他甚至會懷疑這才是烏鴉這個禁忌物本身的能力。

        但不管這到底是他的天賦還是烏鴉的效果,時空錨點已經鎖定,他每隔七天都會進行一次穿越,這意味著火影世界也會成為他的生活世界之一,他必須為自己在火影世界中的生活做長久打算。

        同樣的,幾天后他返回現境,也需要再次面臨那個殘暴的,將自己逼死的精瘦首領——和他所留下的爛攤子,他必須要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這些。

        所以,烏雪揚給自己這一周的時間定下了兩個目標,第一,加入一個村子。

        第二,成為一個忍者。

        加入一個陣營其實還算簡單,戰爭期間總會出現一大堆的難民尋求庇護,而火影世界地廣人稀,還沒有出現勞動力過剩的情況下,人口往往也是大部分村子和國家不會拒絕的存在,當然,前提是……身份清白。

        這一點上,就不得不說……烏雪揚那毫無查克拉的普通人身份,是他最大的弱點,卻也算是一種保護色了。

        難點其實主要還是如何成為一名忍者。

        要知道,從一開始忍者的傳承就是以家族為單位,直到忍者學校創辦以后才開始給了平民學習的機會——

        黑市和浪忍們倒是不介意出售查克拉修煉的秘籍,但價格昂貴暫且不說,在這個百分之八十的浪忍是由叛忍構成的世界里,接觸浪忍本身就是一種極大的危險——無論什么社會,秩序永遠都是保證治安的前提,而偏偏浪忍的字典里可能什么都有,就是沒有秩序這兩個字。

        不過,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烏雪揚倒是也有一些想法。

        畢竟那兩名木葉忍者的死,也算是給他送上了一個不錯的理由。

        時間仍在流逝,烏雪揚并沒有選擇沿著“好心”商隊的建議,沿著商道去尋找救助難民的營地,而是準備好一小部分物資后,再一次一頭扎入了森林。

        ……

        不久后——

        火之國的某處森林中,淅瀝的雨水打在泥濘的路上,天氣陰沉。

        一名正在雨水中快速趕路的男子忽然眉頭微皺,腳步一緩,緩緩的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兩名同伴有些凝重:“淺倉,吾野……”

        “嗨!甭勓,在他身旁的女性忍者點了點頭,嬌小的身形扶住一棵樹木,小聲的確認道:“有人在跟蹤我們……”

        “而且跟蹤的技術爛到家了!笔O碌娜陶咧苯有Τ雎,用手輕輕劃了劃脖子:“需要我去解決他嗎?”

        “還是一起行動吧,謹慎一些!甭勓,明顯處于領導地位的男子思考了一下,淡淡道:“還有,不要下殺手,以控制為主,留活口——”

        “前方埋伏——”

        “嗨!”

        ……

        后方,烏雪揚面無表情的打了個哈欠,看著前方驟然加速的三人,終于放松了幾分心情。

        “這幫蠢蛋……可算是發現你了!痹谒绨蛏,一只烏鴉撲棱飛起,語氣中充滿了恨鐵不成鋼的嘲弄。

        對于這點,烏雪揚罕見的表達了贊同之情。

        就這?

        要知道,他雖然也算是小小的作弊了一次,因為烏鴉的原因算是對戰斗本能進行了逃課處理,但這似乎也是這廢鳥除了偵查外唯一的作用了,而且還是源自于自己的父親。

        除此之外,作為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21世紀的十好青年,烏雪揚自認為自己的追蹤技巧一塌糊涂。

        所以他壓根就沒想過能跟蹤忍者成功,但他也沒想到,他都跟了將近兩個小時多了,陪對方這只小隊一起巡邏兩圈了!對方竟然才發現自己。!

        呵,這種水平,怕不是在疾風傳里當龍套的資格都沒有?

        想到這里,烏雪揚反倒是揉了揉額頭,感到他的運氣實屬不錯。

        一般來說,以他的隱匿技巧,在這個森林里保證生存的前提下,根本就沒有太多能力避開所有的哨兵。

        這樣一來,他遇到一個什么樣的木葉小隊就全靠天意,幾乎沒有選擇的權利。

        當然,兩天時間,他往東南前進了至少有二十多里的路程,脫離了敏感地帶以后,即便遇到木葉的忍者,也多半不會像之前一樣直接滅口就是了。

        但小心謹慎一點,總是沒錯。

        而這只小隊,三名隊員都很年輕,實力似乎也差,雖然穿著中忍綠色馬甲,但一看就是剛上戰場的菜鳥——

        雖然大部分劇情都已經忘記,但某些關鍵信息烏雪揚還是多少記得,比如第三次忍界大戰中間剛好是卡卡西琳和帶土那一班通過的中忍考試。

        于是,烏雪揚理所當然的懷疑這應該是某個剛剛晉升中忍的小隊,忍者在晉升中忍后,就會擁有參與戰爭的義務,不過一般會安排在后勤補給線偵查,以及部隊周邊巡邏級別的任務。

        “而這也就意味著,我其實離木葉的大部隊不算遠了,至少……附近絕對有一個駐扎的小型營地!

        烏雪揚收回目光,直接從樹后出來,看似小心翼翼,實際上屁用沒有的跟了上去。
    大爆乳双腿张开自慰喷水

    <track id="6dxz8"><ruby id="6dxz8"><tt id="6dxz8"></tt></ruby></track>

  • <tr id="6dxz8"><label id="6dxz8"></label></tr>